陕西洛南命案32年未侦破 警方当年以猝死定案

2014年8月,当李天民在河南灵宝苏村乡公安户籍科看到资料照片那一刻,他“激动得快从板凳上蹦起来”。照片上是其寻觅多年的“杀兄凶手”。两个月后,张虎子被警方抓获。

这是陕西洛南县一个32年未破的悬案:村民李锁劳在家中离奇身亡,案发后嫌犯落网且认罪,当地警方却以猝死定案;随后死者家属上访,公安部责令复查,经开棺验尸确认尸内有毒;此后,是3 0年“追凶未果”。如今,嫌犯再度被警方控制,案子却仍未告破。洛南县公安局称,还需进一步调查。

死亡

村民离奇死亡,当年案件经办人称嫌犯以鼠药杀人

李天民家住洛南县灵口镇代川村,悬案中的死者李锁劳是其大哥。

张虎子,与李天民的大嫂宋梅竹相熟,当初认了“干亲”,宋梅竹的孩子得叫他“干爸”。

1982年农历冬月三十晚,李天民时年20岁,正与父亲李成贵在屋里聊天。据李天民回忆,突然,10米外的大哥家传来孩子的哭喊声。李天民以为遭了贼,顺手拿起个榔头就冲了过去。屋内,李锁劳的儿子李军芳和女儿李军娥围在父亲身边,边摇边喊。李天民记得,大哥当时披着黑色棉袄,满身发抖,汗水流了一炕,眼睛翻白,口吐白沫,嘴里还在哼唧。

李军娥时年7岁,如今对此已无记忆。李军芳时年12岁,他还依稀记得父亲一直喘不上气,“好像想说话,又说不出来”。

闻讯赶来的邻居王丙西则看到,李锁劳附近的炕墙上有半截未抽完的香烟,炕脚桌上还放着一个白色小碗,里面隐约可见烧掉的符(农村阴阳先生作法时画的东西)和少许水。这些细节,李天民的大姐李竹琴也曾注意到。只不过,她到现场时,李锁劳已断气。

“这是咋了?你见谁来你家了?”李天民问两个孩子。

李军芳哭着回答,之前睡得熟,听见父亲大声哼唧才醒,看到一个背影站在桌子边,还听到有人在屋外讲话。李军芳现在仍能确定这些记忆,“屋外讲话的我当时就听出来是干爸张虎子,那个背影后来看到刘更戌才对上,他看见我醒了就出去了。”

第二天中午,洛南县公安局教导员肖武带着五六个民警到达代川村。他说,家属把案发现场保护得很好,烟、碗等关键证据都没破坏。根据家属和村民提供的线索,家住隔壁上河村的刘更戌次日晚就被抓获,住在三四十里外的张虎子也在两三天后落网。“他们都承认了,以阴阳先生看病的名义,把老鼠药装进香烟里,给李锁劳抽,还给他催了道符,让他喝下。”肖武说,张虎子当年自己也交代了杀人动机:他与宋梅竹有染,害死李锁劳,他们可以结婚。

对此,刘更戌叫屈。据他讲述,此前与李锁劳素不相识,更无恩仇,当日受张虎子之邀去为其看病。“张虎子敲门,递了烟给他(指李锁劳)。我看他病得厉害,就跟张虎子说,看不了,去医院治吧。但张虎子坚持,说已经来了,帮帮忙。张虎子从他们家缝纫机上撕了块白布,我就画了道符,念了咒语让李锁劳兑水喝。水也是张虎子端来的。后来张虎子说去卫生站给他拿点药,让我在那等。我等了三四十分钟,见他还不回,就自己回家了。因为跟李锁劳不熟,中间也没跟他聊天,我走时他人还好好的,两个娃也还睡着。张虎子后来还有没有回去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刘更戌称,被抓后他遭到殴打,被迫承认参与了毒杀,“他们说张虎子都认了,让我也赶紧招,我没办法。”肖武则否认有刑讯逼供,称两人做贼心虚,被抓后都主动交代了。

邻居王丙西时任代川村民兵连长,参与了抓捕和审讯刘更戌,他也称两人是主动认罪。同时,王丙西还提到,事发前几天,曾看到刘更戌在李锁劳家四周转悠,“想来是提前踩点的”。

案发时,李锁劳的妻子宋梅竹并不在家。李家人都认为,她肯定也参与策划了此事,当晚故意躲开避嫌。对此,肖武表示,案发后确实找过宋梅竹问话,但并未将其逮捕,具体细节记不清了。

宋梅竹今年已64岁,她否认与李锁劳的死有关。她讲述,当晚到亲戚家借钱,准备修新房,天黑路远,所以没回,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。“我那时和婆家人关系都不好,他们就说是我害的。”

放人

警方称尸检结果为“脑溢血”,撤案并释放嫌疑人

“当时差一个尸检报告就可以结案了。”肖武称,张虎子和刘更戌归案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,还主动指认了往香烟里装毒的现场:代川村后大堰根,一个小河边。

肖武称,没想到随后他突然接到上级电话,称根据尸检结果,李锁劳死于“脑溢血”,必须立即撤案放人。肖武称,他曾为此争辩,但遭到训斥,不得不释放张虎子和刘更戌。此后不久,肖武从洛南县公安局调到城关镇工作。但肖武不愿回应,此次调动是否与此案有关。

给肖武打电话的领导如今已去世,无从求证。李家人称,经各方打听得知,刘更戌的一个亲戚在洛南县政府做官,正是其一手促成了此次放人。

刘更戌承认当时确有亲戚在洛南县政府,但他否认与之相关。“我跟他几乎没来往,他怎么会救我?我听到了上面来的电话,主要是尸检报告证明我们没有问题,所以放人。具体咋回事,我也不清楚。”

获释后,张虎子到了外地,刘更戌则一直留在老家。他自称心中无愧,不需要逃跑。

申诉

公安部批复后警方曾开棺验尸,警方对当年定案结论改口

警方定案后,父亲李成贵开始带着儿女频频上访,为李锁劳的死讨要说法,李天民还因此放弃了学业。李锁劳的妻子宋梅竹则在事发一年后改嫁。

1984年6月,李天民到公安部上访,该案获得公安部批复。当年9月,洛南县公安局重新对李锁劳开棺验尸。李家人及代川村的诸多村民称,当时都听说开馆验尸结果确认了李锁劳是中毒身亡,但这份书面结果迟迟没发给李家。唯一的变化是,当李家人再找到洛南县公安局,对方已不再按照此前定案的结论来答复他们,改为回复:张虎子下落不明,正在找。

李家的集体上访持续了五六年,此后各自忙于生计,再无激烈行动。李天民则一直在坚持,他每年都往公安部寄两份“申冤材料”,还定时到洛南县公安局,去领那个“重复的答案”。

今年春节后,李天民连续看到多个“冤案平反”的新闻,遂重新整理了此案的资料。他托人在当地论坛发帖,今年“两会”期间还前往北京,终于引起公安部门重视。陕西省公安厅、商洛市公安局对该案层层批复,洛南县公安局安排刑侦大队专人重新查处。

肖武证实,今年上半年洛南公安局刑侦大队曾找上门,向其了解当年的办案细节。“嫌犯”刘更戌今年7月也被再次传唤,并以“涉嫌故意杀人”被刑拘。一个多月后,刘更戌被取保候审。

悬案

关键嫌疑人近日归案,警方称案子需重新调查

今年9月,李天民收到了《洛南县公安局信访事项告知通知书》。这是32年来第一份书面的上访回复,更被他称为“警方的认错书”。

在这份回复中,洛南县公安局称:案发时市、县两级公安部门介入侦查,经调查、座谈、参考法医尸检报告,当时以急死(即常说的猝死)定案,故未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1985年9月6日,洛南县公安局开棺提取检材送公安部,发现李锁劳的胃区泥土含氟乙酰胺药物,即老鼠药常含成分。这与第一次的定案结论相悖,但当时张虎子已下落不明。

回复中,洛南县公安局证实,1985年10月和1996年5月曾两次对犯罪嫌疑人刘更戌采取收容审查强制措施,但因其口供前后不一,且张虎子一直未归案,无法进入诉讼程序。

而今年8月将已刑拘的刘更戌取保候审,洛南县公安局则解释“因其投毒杀人证据不足未被检察机关批捕”。

今年10月,李天民从警方获悉,张虎子已落网。刘更戌也表示,张虎子到案后,自己还被叫到洛南县公安局与之对质,“我看他矮胖矮胖的,已经不认识了”。他没跟张虎子搭话。

洛南县公安局政工室主任高洪涛确认,张虎子目前确已被抓获,但还不能说此案已破,甚至不能将张虎子称为犯罪嫌疑人,只能说是案件相关人。“三十多年的案子了,案情很复杂,我们的刑侦大队还在调查。”

这意味着,此案目前仍是悬案,且有诸多疑问待解:案子当初是否被人干预?两次尸检结论为何不一,到底该取信哪种?如果真是毒杀,凶手是张虎子一人,还是也与刘更戌相关,抑或另有他人?高洪涛称:“一切疑问都只能等案子确定破了后,才能解答”。

面对这个局面,李天民仍然焦急,他还是三天两头就往洛南县公安局跑,他说,深怕有一天张虎子突然又被放了。

11月21日下午,李天民来到大哥李锁劳的坟前。他清理着坟上的枯树枝,嘴里默默念叨着———按农历,再过两个月,就整整32年了。 南都记者 刘洋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肖武为化名)

(原标题:陕西洛南32年悬案待解)

编辑:SN117


美国法庭为何保护中国卖淫女

卖淫在美国是非法的,但为何卖淫女在纽约现在被定义为不是罪犯而是受害者呢?美国打击卖淫业的重点不是妓女,而是在幕后操纵甚至逼迫女性卖淫的老鸨或者是皮条客,通常老鸨被抓后会被判重罪,甚至连运送妓女卖淫的车夫也会被判刑。


妇女警局自缢为何不公开监控

每次出现这样的事情时,当事的执法部门总是向社会信誓旦旦的表示,要相信当地部门,一定会“公平公正”的查处此事。但是不要忘了,公平公正的前提是“公开”,在这一点上遮遮掩掩,捂着盖着,还谈什么“公平公正”,这可能吗?


P2P融资发展的法律困境

如果P2P平台不是银行那样的信用中介,那么假设剔除担保公司等角色,谁来为投资人的损失兜底?或者说有没有其他的风险保障来减少投资人的损失?


背离职业伦理该如何受惩?

没有纯洁无瑕的行业,所以也不能指望每个从业者都是职业伦理的忠实标兵。如何惩罚那些背离了职业伦理的人,什么样的惩罚有利于行业风气的良性发展,则是门艺术,也是避免行业丑闻的武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