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评过节送礼:潜规则需由法律制裁打破

每逢过节,都是很多人纠结送礼的时刻,也是各种各样“送礼”事件爆发的集中时期。教师节刚过,就有新闻爆出“班长因未能组织同学给老师送礼物被殴打”的事 件。根据媒体报道,在辽宁省铁岭市某中学,由于班长未能在教师节组织学生凑钱给老师买礼物,在9月10号当晚被班主任吴老师殴打受伤,公安机关对此进行立案侦查,但是并未给出官方结论。新闻报道往往更喜欢抓眼球的事件,并非所有的老师都堕落到索要礼物的地步。据媒体报道,很多教师也是面临着家长送礼带来的 尴尬和压力。有老师在教师节穿无兜外衣,以防家长送礼。 

节日送礼在中国传统中源远流长,很多时候送礼代表着对他人的尊重和礼貌。 《礼记·曲礼上》说:“礼尚往来,往而不来,非礼也,来而不往,亦非礼也。”也许正是这种对礼尚往来的强调,使得送礼在中国具有极为特殊的含义,表达礼貌 和尊重的含义变得越来越淡,而强调交换的意味越来越浓。就当前而言,在节日期间,送一张贺卡或者一朵花已经很难被认为是送礼,“礼物”的价值性逐步变得更为浓厚,送礼变成一种追求回报、目的性极强的行为。正是这种形式上的高价值性和目的上的回报性,逐步“污名化”的送礼体现出人们观念中的潜规则意识。 

从送礼的人来讲,送礼的目的意味着追求正式制度之外的利益,而送礼本身就意味着对正式规则之外某种潜规则的相信和崇拜。诸如在正式的公务员录用程序中,送礼 能够使得官员在制度之内的自由裁量中给予照顾,甚至突破制度大开方便之门。人们给医生红包和给教师送礼,同样是为了在正式的医疗程序和教育制度获得更多的 照顾和利益。这种现象的存在意味着超越正式规则的利益确实能够获得,这会促使送礼进一步盛行;反过来,送礼的盛行会进一步促使潜规则冲击正式规则的效力和权威。因此,当各行各业中节日“送礼”成了一种普遍现象,而不送礼成了一种例外的时候,这意味着潜规则的意识更为深入人心,也意味着正式规则的失败也为时不远。 

从收礼的人来讲,收礼的盛行可能不在于人们自身道德的堕落,而是正式规则本身给予了收礼的容忍和纵容。对于官员而言,接受 礼物可能演变成受贿,随之而来的是法律的制裁和惩罚;而对于并非掌握公权力的职业来讲,收礼可能并不会带来更多法律上的责任。恰是因为正式法律规则对特定 行业的送礼现象的忽视和容忍,让收礼之人难以意识到拒绝也是一种责任。除此之外,收礼往往成为一种制度外的收益,在缺乏制裁和追逐自利的情况下,收礼之人 会打破正式规则的要求,将偶尔的潜规则演变成一种经常性的行为。在这种趋势之下,收礼之人也会更加认同这种潜规则,这不仅会使得送礼更为盛行,也会使得遵 守正式规则的人遭受到不公平对待。 

从长期来看,“送礼”背后的潜规则意识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成本增加。因为任何人都不可能只承担一种社会角色,作为收礼之人的教师,可能在面对官员时成为送礼之人。因此,从长期来看,对送礼行为的法律制裁不仅仅有利于送礼行为中的双方主体,有利于打破潜规则意识,而且也有利于树立真正的法治意识与观念。 

(作者系吉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)
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新浪新闻

王杰被捕,魔鬼能否露真面目

王杰9年下来从全国爱心人士那里收了700多万元,有多少用于资助贫困学子(严格说是“贫困女学子”)?又有多少是用在了其他“关节”上?要查清这点,其实不难。关键是看当地有关方面愿不愿意查了。


国企改革的终极版是全民瓜分

高管慷国家之慨,饱自己之私囊,国企已经成为高管们权力套现和腐败寻租的大温床。再不下狠心治理,国企赚再多钱也不够内部分赃,跟国家无关,与全民无关,那是国企内部少数有权者的金库,是他们的金钱帝国。


首富李嘉诚,你往哪儿跑?

别担心,李嘉诚们,不会跑。他们只是现实的逐利者,跟他们谈道德有时真是隔了一道。不过,中国毕竟还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最大的消费市场,只是现在爬坡过坎,总有阵痛。关心李嘉诚们跑不跑,还不如低下头来仔细看看我们出了哪些问题,怎么深化改革。


抗战雷剧为何走不下神坛?

抗战剧是政治绝对正确的电视剧,总局必然是提倡和鼓励的,甚至要在特别的时段予以特别的支持。同时从市场化的角度考虑,领导们并不像专家或媒体一样要求死守历史细节,而是鼓励一定程度的浪漫主义想象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