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揭企业消防队盛衰:装备曾超公安消防

消防员奔赴火海,被赞为“最美逆行”。本期原点周刊为你讲述一个企业消防队的兴衰,同时探讨消防队的美好改变与些许不足,希望能够让更多人了解消防这个职业,并共同思考如何让消防队更好地服务社会。

消防员奔赴火海的奔跑,被人称之为“最美逆行”。这般赞誉,道尽了社会对于消防这个职业的尊崇,但在荣耀背后,人们也常常会提出更多思考:能否全面推行消防职业化,企业消防队的盛衰缘何而起,等等。

本期原点周刊,我们为你讲述了一个企业消防队的兴衰,也同时探讨了消防队的美好改变与些许不足,希望以此能够让更多人了解消防这个职业,并能够共同思考:如何让我们的消防队,更好地服务社会。 企业消防队

根据公安部消防局2015年2月发布的《中国消防年鉴》解释,“企业事业单位专职消防队”是指企业事业单位按照《消防法》第三十九条规定成立的专职消防队,包括铁路、交通、民航、林业系统公安编制的专职消防队。

一个企业消防队的盛衰

■华商报记者 崔永利

两辆水罐消防车,一辆服役15年,另一辆服役18年,而且已有好几年没有审验了,不知是否还能服役。此前,还有一辆消防指挥车在一次外出后自燃。

这就是西安市一家纺军厂消防队所有消防装备的现状。队长刘民55岁,快退休了。昔日,他领导的消防队有20名消防队员,而今只有七八人,其中还包括从企业车间到此过渡的“老弱病残”。

致命的一两秒导致考核难过关

纺军厂是一家生产和储藏易燃易爆品的国有大型企业。1985年,刘民从部队转业后,就被分配到了这家企业,进入企业公安处消防队工作。

该企业因为生产原料的特殊性,使得对于防火的要求极为严格。在消防队没干几年,刘民因为作风过硬,被提拔到消防队长的职位。消防队有20人,按照当时西安市消防支队的编制来看,相当于一个消防中队。

训练中,当兵出身的刘民最拿手的就是教大家走正步。而在消防技能方面,刘民一边向老队员学习,一边在参加西安市消防支队的培训、比武中摸索。

快速穿战斗服,这是任何消防员的基本功,也就是要在13秒之内完成消防衣裤、靴子、帽子、腰带等的穿戴。消防员乔勇记得很清楚,因为他穿44码鞋,每次即使将脚使劲竖直了,脚在塞入鞋子的时候,还是会被卡住,这致命的一两秒停顿,使得他考核时总是不过关。

每年两次大比武 装备曾超公安消防

因为消防员年龄小的缘故,一些人称消防队为“幼儿园大班”。如果不发生意外,企业消防队无疑是很好的幼儿园。而纺军厂这个消防队,幼儿园的特点更为清晰。

1990年,乔勇和另外一个男子顶替父亲接班来到这家企业。当时,乔勇16岁,而他的“战友”17岁。父亲们退休后要回老家,不放心孩子去车间干活,害怕身体没长好,干不动强体力劳动,于是多方托关系,将他们安置在消防队。

因为他们的年龄在消防队最小,按照老队员爱护小队员的传统,就在消防队负责接电话,也参加训练。如今40岁的乔勇清晰记得,每次他翻障碍板的时候,一条腿跨了过去,另一条腿总是翻不过去——因为胳膊没有力气。还有挂梯和两截梯训练,老队员都能顺利完成,而乔勇总是担心挂在窗口上的梯子掉下来砸到自己,心生怯意。还好,训练任务不是很重,一年也就是春季半个月,秋季半个月。

上世纪90年代,企业消防队达到鼎盛时期,西安市总共有四五十个消防(中)队,人员众多,配置的车辆也较好,公安消防曾对此羡慕不已。

2015年8月20日,刘民告诉华商报记者,每年春秋两季,西安市消防支队都会组织两次“大比武”,主要是“着装”、“50米接水带”、“两截梯”、“障碍板”等等。刘民现在还记得一次他们中队取得好成绩的情景,不但消防支队发奖状,回到单位后,厂领导还表扬了一番,处(车间)领导还请大家吃饭。

那个年代也是这个厂子最辉煌的年代。当时,纺军厂附近的城中村,谁家的姑娘嫁到纺军厂,这家人都觉得很有面子。甚至,一些部队转业的干部不愿意去公检法,更愿意去这些大型国企。

队员更愿意学“文化”而非消防知识

渐渐地,乔勇对消防队的新鲜感没有了。企业消防队质地较好的制服、大盖帽,他也不愿意出去穿了。

有一段时间,厂里自学成风。企业鼓励职工自学,甚至承诺职工取得大专学历后,报销所有学费和书本费。很多取得文凭的年轻人被晋升为干部。刘民统计,这段时间,消防队有一半年轻人在学习、参加自考,所选专业以“汉语言文学”和“法律”居多。

乔勇说,当时消防队里顶替接班的人很多,绝大多数是职工子弟。这些人当中,关系最硬的能公费学习考一个B照,然后成为消防车司机。此外,当上队长的可能性也极小,即使当了队长,也是工人身份,不是干部。所以,学历教育成了众多年轻人的唯一出路。

相比较而言,队员们对于火灾的预防与扑救等专业知识学习得少一点。那些知识枯燥,而且企业消防队扑救火灾的机会很少。更重要的是,技能再好,也跳不出“企业工人”这个身份。

不过,一些基本的消防知识,队员们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的。比如,汽油着火不能用水扑救;再比如着火的液化罐基本不会爆炸,因为气体向外喷,火在外面燃烧一般烧不到液化气罐。

一位曾经在这个消防队工作过的消防员坦言,3年中他只灭过两次火。一次是厂里的垃圾堆着火了,一次是附近村民的麦堆失火了。

“预防为主,防消结合”企业十几年零火灾

2000年以前,刘民所在的这个队伍相对比较固定,消防队执行两班倒,20个人分为两个班,每个班一个班长一个司机一个接听电话的电话员。大多数时候,班长兼着司机。

同时,每个班分为一号战斗员、二号战斗员、三号战斗员等等。乔勇说,他一直都在5号战斗员以后徘徊,前面都是老队员。

一个班上24小时,然后再休息24个小时,长年累月都是这样,没有节假日。

对此,有年轻队员提意见,说此举违反劳动法,但老队员已经习惯了。

在那个年代,企业消防队的作用不容抹杀。刘民记得,附近发生火灾,纺军厂消防队总是接到119指令后第一个赶到。有时火灾太大,西安市消防支队还会指派他们支援。

更重要的是,“预防为主,防消结合”,让刘民所在的企业数十年没有发生一起重大火灾。

纺军厂规定,凡是在厂区内动用明火,必须通知消防队到场。厂区内电气焊作业时,动火单位要提前申请,经过车间主任、主管厂长同意后,消防车到场后,才能动火。最后,在消防队的监督下,清理完最后一点点火星,方能撤离。

同时,消防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防火责任区域。他们每个礼拜至少下去两三次检查区域内的灭火器配置情况,消防水带、灭火栓是否被遮挡、挪用或损坏、遗失,发现问题回来汇报后及时汇总发给对方整改。

刘民还有一项任务是和领导定期检查。每在重大节日前后,刘民都会和企业各自的领导共同检查,发现问题,处理问题。

刘民说,他们的消防员到市里逛一次回来,就能发现不少问题。比如哪个商场的消防通道锁死了,哪个地方的消防器过期了等等。

“人都养不活了 谁还能顾及车辆”?

上世纪90年代后期,伴随着一些大型国企效益的下滑以及职工的下岗,企业消防队逐渐走向衰落。另一方面,随着公安消防的不断完善,企业消防的作用越来越小。“有的时候我们赶到后正在灭火,然后就被告知你们回吧,这里交给我们了。”

截至今年,刘民所在的消防队,两辆消防车已经服役15年以上。“这些车跑在路上气喘吁吁的”,刘民总怕这些消防车坏在半路上。他给领导打报告,要求换车,但没人理会。

“人都养不活了,谁还能顾及车辆”?原来消防队还有一辆消防指挥小车,全身红色配置有警报、警灯、喊话器。这辆小车也在一次自燃中彻底报废,从此就只剩下这两辆消防车了。

曾经20人的精锐队伍,渐渐缩水,最后只剩下8个人。他多次打报告要人,但企业由于“减员增效”已经无兵可派。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哪个车间最近活少了,就临时抽掉几个人过来顶替,过几天车间活多了,这些人再回去。刘民知道企业困难,也没有办法。

曾经春秋两季的消防服装,也有多年没有发放了,就连昔日给他们生产军警用品的两个厂子都倒闭了。刘民记得,这两个厂原来都有消防队,现在也都没了踪影。

曾经消防员穿在身上的企业消防绿色制服,领花和肩章以及三接头的皮鞋,在那个物质不发达的年代是那样让人满足。已经不干消防队多年的乔勇至今还保留着仿“马裤呢”毛料的制服以及“警用”大衣。他告诉华商报记者,当年这些衣服都是现役武警军官才能穿的。

业务比武以及上级消防支队的业务指导,也已经十几年没有了。比武,早已成了老黄历上的事了。

8月26日,西安市消防支队战训科原参谋杨警毅说,他在1998年到2003年主管企业消防队,鼎盛的时候,西安市企业消防队一共有45个中队,消防官兵接近1200人。最初的企业消防队装备、人员远远超过现役的公安消防。大约在2000年前,公安消防的人员和装备不断得到提升,终于超越了企业消防队。

杨警毅说,据他估计,西安市像“刘民”所在的消防队还是比较好的,“45个中队估计有半数消防队已经不存在了”。

(注:应受访者要求,本文“纺军厂”和部分人员为化名)

陕西最大的企业消防队每周都组织演练

华商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在西安一些大型国有企业消防队衰落的同时,陕北一些能源企业的消防队却异军突起。

陕西省消防总队宣传处处长夏明文告诉华商报记者,截至目前,我省有企事业专职消防大队12个、中队141个、专职消防员3512人、消防车辆483台。夏明文承认,目前陕西省企业消防发展不是很平衡。“因为企业在发展消防队时是要考虑企业自身发展情况”。

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延安炼油厂消防大队——这个陕西最大的企业消防队,最近一次也就是2010年,代表延安市在全省地级市比武中,夺得第三名。

9月5日,该消防大队长王东明介绍,他们有消防官兵一共181人,分为6个中队。大队一共有7辆消防车,其中配置最高的消防车为德国全进口的,价值400万元,其它6辆消防车价值都在200万元。其中一辆高喷车射程为60米。谈及这些,王东明很是骄傲,因为他们的配置仅次于西安市消防支队。

这181人中,企业正式员工44人,其他的都是劳务派遣工。两年前,劳务派遣工流动性较大,企业为了留住人员,规定凡是在大比武中夺得名次的或者获得公司先进、劳模等,都有机会转为正式工。过去的两年中,消防大队有23名派遣工转为正式员工。

华商报记者了解到,该大队管理和公安消防一样,全天待命,每年仅有30天假期,大家轮流休假。

一位消防员告诉华商报记者,派遣工平均工资3000元,大部分都没结婚,婚后可能就要离开,因为不可能整天吃住在消防队。另外一位消防员说,在这里上班,如果不能转正,就没有前途,又不像部队,有一种职业的荣耀感以及会成为士官的机会。

王东明是1988年以招工形式进入企业的,随后派他去武警西安指挥学院学习了两年的消防指挥。他承认,他们招收消防队员的门槛较低,初中以上毕业就可以,退伍军人优先。但是,他们每年的训练不少于200天,同时每周不少于一次的演习,主要是对装置区的特殊情况进行演练。

另外,为了让消防员掌握一些化学品的特性,企业还组织一些工程师针对性的给全体人员讲解,以让大家更好的了解到这些物质的特点以及扑救方式,以适应灭火救援需要。

华商报记者崔永利
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新浪新闻

裁军在即,还会有文工团吗?

原海政文工团原副团长付林曾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,“我们各个团体千篇一律地都在发展晚会式的歌舞,这个很要命,同质化、浮华的艺术蔚然成风,只唯上,不唯下的服务意识,浪费了很多人才,也难以出现一个比较有艺术品位的作品。”


中产离破产,有时只隔600米

一场大病,一次股灾,一次爆炸,乃至于一次创业失败,就让你的人生几乎归零。跌倒后,有人掸掉身上的灰尘,眼含热泪,咬紧牙关,从头开始;也有不少人一蹶不振,失去再度站起的勇气。不是不愿站起,而是苦难太频繁。刚要站起,苦难袭来,一个趔趄;还未站稳,又是一记苦难……


叙利亚的男童与范玮琪的娃

他们自以为,纪念抗战胜利就是世世代代记住仇恨,自以为热爱祖国就是要在这一天只许愤怒不许喜悦,自以为爱国就是保钓的日子砸日系车、天津爆炸事故发生之后去富豪那里逼捐,自以为只有他们的方式才叫满腔热血,才配得上叫做爱国。


朴槿惠开启中韩“信任外交”

这一次朴槿惠来华参加仪式,并不是在中美之间“选边”,而是要确认韩国外交的自主性,践行此前朴槿惠提出的“信任外交”。美国与韩国之间是军事盟友,但是并不意味着韩国的外交要与美国绑定,朴槿惠的“决断”大大拓宽了韩国外交的空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